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佛:快乐.真实.自在

春有百花,秋有明月。夏有凉风,冬有飘雪。心中若无烦愁事,便是此生好时节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心念与命运  

2014-04-28 19:39:57|  分类: 人生精品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第一章、心念与风水 心胸宽大能发宿福

  信风水的人,都想借风水而发福,然而,风水之所以能引发过去(世)的福业,除了有形的龙、穴、砂、水的峦头配合得好,及八卦原理的催运以外,最重要的还是无形的心力。个人的心念与三元催运的道理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  比方说,宽宏的心胸和安静的心智都是一种很强而又无形的力量。
  为什麽宽宏的心量会使风水发达呢?
  台北市八德路的某某电子公司,有一位年轻有为的丁老板。他的祖父是一位地理师,十年前迁祖坟,进金後,一直安泰而且小有进步。
  一九八四年,丁老板邀请楚皇先生观看他的祖坟。他的祖坟堂前是能纳千军万马的盆地,案星数层,远在数里外,朝朝拜堂,有一禄马砂在数公里之遥,水神也远在十公里外,银带环绕。内局龙砂过堂,有情环抱,虎砂温顺,蜂腰抱龙而过,确实是峦头有情,配合卦运催符下元的气象,坟穴又坐甲向庚。
  丁老板这六年来不断发达,无不受祖坟的风水灵气所影响。
  楚先生问丁老板:「这坟是否为贵祖父所迁?」
  丁老板回答:「是!」
  楚先生说:「贵祖父是重峦头派!」
  丁老板答道:「正是!」
  楚先生再问:「此坟迁後,您必一发如雷!」
  丁老板答:「我的祖父曾经说:『大房必大进!』果有此事?」
  楚先生感叹地告诉丁老板:「可惜!可惜!」
  丁老板问:「为何可惜!」
  楚先生答道:「依照此坟的气势,金阶三层,外带禄马,十年内应能有数亿的基业。老丁啊!老丁啊!您想不想如此?」
  丁老板急忙问:「有什麽方法如此?」
  楚先生回答:「我观此坟,禄马正逢运,可惜金阶案星都在数里之远,贵祖父能选择这种格局和方向,非常高明。但如果子孙没有宽大的心胸,去容纳此数里外案星、禄马及水神的力量,也只能得到内局龙虎的力量,不是吗?老丁!您仔细想一想!」
  丁老板说:「楚兄!我愿闻法!」
  楚先生回答:「您每天待人处事应保持宽宏的心境,多积阴德,有空可观想在贵祖父坟前,放大心量吸收远在数里外的金阶、案星、禄马、水神的气,对您必有益处!」
  丁老板从小受他祖父的薰陶,知道风水有影响力,他照楚先生的话去做。不出数年,他的事业便已辉煌腾达了。
心智安宁,可通福地

  安宁的心智能使人产生灵感。
  诸君如果能够把握这个原则为祖坟择穴或迁葬,会引发福力。
  风水是一门深奥而又众说纷纭的学问,一般人颇难窥其全貌,更何况要判别吉凶?
  楚皇先生告诉朋友:风水这门学问没有标准的教科书,如果地理师有不同的意见时,身为主家的您,当然要自已去决定,而决定的方法是要保持清净和安宁的心智。您可以自己坐在地穴上,细细观赏山水之情,而达到忘我或无心时,便可能产生第六感(超越感官的知觉),就照虔诚挚时所引发的灵感去决定吧!
  住在新庄的石政聪居士,本来从事电子业,一九八五年不幸经营失败,尝到无业旁徨的苦恼。
  在这时候,他认识了楚皇先生,楚先生南下观看石居士的父坟。该坟葬在公墓,乃是戍山辰向,路冲在龙边(甲),旱龙的格局,难怪石居士虽然努力经营事业,却惨遭败笔!
  楚先生回台北後,在土城的公墓区,为石居士的父亲找到一处别人已经迁走的墓穴,并带石居士来看。
  楚先生对石居士说:「这是别人发凶,而且已经迁走的地穴,您父亲进迁在此,您敢不敢用!」
  石居士回答:「一切由你作主,反正我也看不太懂!」
  楚先生说:「这墓穴是葫芦形,明堂近水有二池,一大一小,恰似葫芦的形状。可惜的只是凹风(寅风)扫穴!如果在坟墓的作法上,能作一道葫芦形的高围墙,把墓穴筑低,方能免除寅凹风的扫射!现在您就念著佛号,细细观想令尊的坟墓作好以後,恰似葫芦吸水的景象吧!」
  石居士果然一边念「南无阿弥陀佛!」一边向四周观赏。楚先生也念著佛号。数分钟後,大地突然寂静了。
  石居士说:「我看到:水池中浮出了一条金线,通达此坟,堂下好像有很多人在朝拜!」
  楚先生问石居士:「您所看到的金线是否在这方向(西山卯向兼辛二分)?」
  石居士答道:「正是!」
  楚先生说:「我真替您高兴!这是祥瑞之象,表示这坟地可以用了!」
  迁坟後,石居士改行做香火与佛具的买卖,这行业岂不是与万人朝拜的景象有关吗?更妙的是|石居士家中的佛舍利,快速地成长滋生,把舍利塔的玻璃给挤破了。每天出生的舍利子多得难以计数!他为了分送这些舍利子,只好设计和制造了一座精美如法而且金碧辉煌的舍利塔,以低价流通,并广受国内外的佛教徒所喜爱和赞赏。
  由此可知:在宁静中所产生的灵感,也是风水学上一个无形的重要法则!一片的善心和净念能将风水逢凶化吉,并且引发福报!
 
心境不同,感受迥别

  古人说:「山不在高,有仙则灵;水不在深,有龙则灵。」同样的情形,住家的风水好坏,也不在於盖得很高大、华丽。屏东有一栋漂亮的别墅,占地一千多坪,游泳池、篮球、鸟园、假山样样齐全。可惜小偷来闹了三次,主人不断加高围墙,甚至还栏上铁丝网,您想:宵小之徒会因此而罢休吗?
  德国有一栋全世界最大的别墅,里面有近千间房间,不但有图书馆,而且有健身房及各式的球场,从卧室走到图书馆就需要二十几分钟。这栋价值数亿美元的别墅,被阿拉伯的富豪买去了,听说每年的保养费就高达数百万美元。这麽大的别墅就算送我,我也养不起。
  很多人羡慕豪华的别墅,但是忘记隐藏在背後的烦恼、孤寂和压力。很多富人因为缺乏文化水准、审美观念及宗教情操,而把房子布置得庸俗不堪。一栋花费数千万元的大别墅其风水未必比一小栋平房好。
  有的人家中各种摆设,全为了向人炫耀,因此他非常欢迎亲朋好友来参观,络绎不绝的人潮,使他自已疲於应付,弄得身心疲惫,不得安宁。有的富人却走了另一个极端,对於他人常怀戒惧之心,在他的眼中,陌生人就是不安全、不可信任的象徵,他宁可在围墙装上铁丝网、高压电和玻璃碎片,而把自己困锁在庭院深深的坚固堡垒,孤寂过日。
  我在新竹县新丰附近看见了一位开朗快乐的农夫。他在田地旁边,围了大约有两百多坪的土地,中间盖了一栋漂亮的二楼别墅。别墅前有八十坪的庭院,旁边有二十坪的假山和凉亭,别墅後面也有八十坪的菜园。整栋别墅都是他自己设计的,他多方参考,拍了二、三十张照片,然後自己精心规划,画好蓝图,再请建筑师校阅。院子里的假山、水池、凉亭和花草也全出自他的构想,他们全家大小一齐工作、拔草,表现快乐融洽的样子。尤其难得的是所有窗户都没装铁窗,连外出和夜晚时,门也从不上锁。惠而浦的洗衣机放在後门旁边的屋檐下。他很大方地说:「我家里没什麽贵重物品,如果小偷来了,要冰箱、电视……随便他搬好了!」
  在乡下来说,他住的那栋别墅是相当豪华的,但是他丝毫没有傲气。尤其难能可贵的是他那种平易近人的态度,我以一个陌生人的身份,请求参观他的房子。他不但详细为我介绍一花一木和各种景观,而且引导我登堂入室,欣赏他的精心杰作。他侃侃谈及他健康的人生观,而且时常面露笑容,洋溢著信任及开朗的神情,使我深受感动。
 
三种吉地,无德莫求

  地理的学说与天人的道理相应。人要看地,天要看人;人要选择好的地理,地也要选适当的人选。想要得到上好的地理,那谈何容易啊!
  地有三种等级,得到地的人也分三层。上等的地理,上应星象,下呈地舆,自然天工形成,而没有假借丝毫的人力,如果不是圣贤豪杰、孝子忠臣,或广积阴德的人,无法获得这种佳地。
  中等的地理,是八卦生成,其中的景象变化,配合金木水火土五行,而构成一团佳气。如果不是老成忠厚、肯做善事、敦守八德、略有品行的人,也无法得到这种地理。
  下等的地理,有山有水、左青龙、右白虎、水神山气、两案清秀,足可以庇荫先人的灵魂。如果不是善恶平均、不做亏心事的人,必无法得到这种地理。
  所以,上天永远不会把吉祥的地理赐给不善的人。如果我们能够虔心向善、勤修阴德,何必担心没有吉地可居住呢?奉劝下界的苍生,欲求吉地,须先培育好的心地才行!
  有些世人误听堪舆(风水)的学说,亲人逝世尚未满两年,便想迁移改葬,藉亡人的骨骸以图自己的富贵。这种做法,已经违背了天理,岂能如愿以偿呢?
  我们应当知道:上天早已命令司掌福禄的神只,查明死者生前及其後裔,依据他们的善恶功过,事先分配了上吉、中吉或下吉的地理,只有亲人死後三年以内,才准寻找吉地,一经安葬以後,不得东迁西移,以希求自己的显贵发达。假使明知故犯,即有消灭家运的顾虑。
  因此,杨公先师写了一首诗说:
  「吉穴真龙行处有,须从道德早先筹,
  龙真穴吉能招福,无德之人莫强求!」
  (译自《命运在您心上》第二十七页)
 
有德之人,堪居福地
  
江西有一位书生善於堪舆,到湖南的道州去旅游,遇见一块风水绝佳的土地。当他正在眺望时,有两个人来了,一个身穿华贵的衣裳,一位手里拿著罗盘,东张西望地说:「这块地风水不好!」
  书生暗中笑那位地理师胡说八道。他走来跟那两个人谈天,互相询问对方的籍贯和姓氏。穿著华丽的人是城里的富家子,手里拿著罗盘的是一位地理师。地理师听说书生从江西来,便说:「江西出了有名的地理师,你一定很高明吧!」
  书生谦虚地露了两手,地理师十分折服,告诉富家子邀书生回家。
  书生住在富家子的家中,他想说出前日看见的那一块地,心里又默想:「如果不是福德很大的人便配不上这块地!」他住了很久,看见那位富家子的行谊不太有福德,因此,就秘而不说。
  正巧富家的姻亲萧公,想要埋葬双亲,拜访居住在富家的地理师,书生也应聘前往。
  萧公是一位长者,乐善好施,乡里的人都公认他是善人。书生也以为他可能配得上前面那块土地。於是,就告诉萧公,以高价买到那块土地。书生为那块土地点穴开墓後,过几天就要安葬了。
  书生告诉萧公:「这块地不是福德很厚的人配不上,您是一位德高望重的长者,然而天意不可知,违反天意必有大罪过,您何不预先在那墓穴住宿一晚,试验一下,如果不是您的地,应当会有奇异的徵兆!」
  萧公遵照书生的话去做,当天晚上,他跟儿子一同住进墓穴,并且盖上芦苇和草席。
  到了三更半夜,他听到呵斥声,从芦苇的空隙中窥视,看见许多旗帜、仪仗和侍从在前面引导,有一位身材魁梧的男子骑马过来。
  萧公心里想:「在这荒郊野外的夜晚,怎麽会有达官贵人经过呢?」当他在惶恐疑惑时,那批人马已经停在墓穴旁,勒马停住,叱责侍从人员说:「这是何孝子的地,萧某人竟然胆想占据,赶快擒他出去!」
  萧公很害怕,在墓穴中叩首大声地说:「我本来就考虑如果我占据这块不应属於我的地,可能会遭到天谴,所以我住宿在墓穴以预卜吉凶,既然您已经告诉我了,我愿意立即迁让!」
  坐在马上面的人回答:「念你是一位长者,姑且原谅你。如果你能够帮助何孝子埋葬父亲,我应当另外给你一块好的地理。你赶快把墓穴掩埋起来,以免灵气外泄!」才说完话,就像风驰电掣那麽快走了。
  过了一会儿,又恢复寂静。
  天亮後,萧公父子回家把经过告诉书生,将墓穴封好。他们四处寻找何孝子,可是没有人认识何孝子。
  有一天,书生独自一个人到郊外去踏青,走得稍远,来到一个小镇,突然下起大雨,他在米店的走廊下避雨。
  天色转暗後,舂米的人都休息了,只有一位年轻人还在舂米。书生觉得很奇怪,就上前询问他。他回答:「家母年纪老迈,要吃肉才会饱。我提早工作和晚一点休息,可以多赚一些钱,奉养我母亲!」
  书生问他贵姓,他回答:「敝姓何!」书生心里暗自想:「难道他就是何孝子吗?」
  书生想要暗地观察他事奉母亲是否诚敬,等到他舂完米後,书生就藉口说:「天雨路远,今晚我是否可以向你借住一宿!」
  何孝子答应後,书生拿出五锭银子交给何孝子说:「请你帮我准备晚餐!」
  何孝子很惊讶地说:「吃一顿饭,那里用得到这麽多钱呢?」
  书生回答:「剩下的钱,就供养令慈好了!」
  何孝子不肯接受,他说:「我竭力事奉家母,非常心安。无功而接受客人的银钱,义理上讲不通!」
  书生勉强他接受,他才收了一锭银子到市场买一些酒菜,和书生一齐回家。
  何孝子家只有两间房间,里面是老母亲居住的房间,何氏夫妇住在外面那一间。外面那一间房间的前半部是●,虽然狭窄,可是却相当整洁。
  何孝子回到家,先进入房内禀告母亲,因为有客人借宿,母亲就召唤媳妇赶快沏茶,不要怠慢客人。不久,何孝子来了,请客人进入房间说:「我家里贫穷,没有多余的房间。我已经告诉内人跟母亲一起睡,先生跟我在同一张床,希望您不要嫌弃!」
  坐好後,何孝子又去端茶,接著又端出一瓶酒和一道菜放在桌上,对书生说:「恕我不能陪您!」说完,何孝子急忙进入。书生从门缝窥视,看见:桌上有两个盘子,一只刀子,一只汤匙。何氏夫妇两人扶起母亲坐好,母亲吃饭,夫妇两人左右侍奉,调羹进肉,非常快乐的样子。
  吃饱後,何太太收盘子,何孝子亲自侍候母亲盥洗,然後夫妇二人对坐而食,只有少许黄菜。
  书生边吃边偷看,内心更加赞叹佩服。
  不久,何孝子出来,看见客人已经吃完了,又再端茶,告诉书生说:「您的棉被和枕头都准备好了,您走远路非常辛苦,请先睡,不要等我!」
  书生点点头,何孝子又走进母亲的房间,书生又暗中窥视何孝子的行为。看见何孝子*著母亲坐下,一五一十地叙述今天在街上所发生的趣闻,来安慰母亲,母亲表情非常高兴。过了一阵子,母亲疲倦想睡觉,何孝子便安放枕头,拂擦床席,并且亲自为母亲解衣,扶持老人家上一号(小解),何太太也在旁边侍候,丝毫没有疲倦的样子。
  等到母亲睡了,何孝子又帮她背按摩。直到听见母亲睡著的呼吸声,何孝子才离开。他走出房间时,步履非常轻,好像怕母亲惊醒。
  书生佩服他的孝顺出於至诚,而且想到神的话不错。等何孝子出来,询问何孝子说:「令尊去世多久了,已经入土了吗?」
  何孝子哭著说:「家父已经逝世四年了,何某人不孝,只有做工奉养母亲,而无力安排丧葬事宜,家父的棺木迄今仍寄放在社庙。」
  何孝子讲得非常痛心,书生看见他声泪俱下,安慰他说:「你不要伤心,我居住在萧老先生家,他老人家有一块风水非常好的土地,我应当乞求他赠送给你,而且我还可以出资帮你安葬!」
  何孝子说:「我与先生素昧平生,怎麽敢一下子接受您的大恩大德呢?况且那块地既然有主人,纵使承蒙先生哀怜,恐怕说了也没有益处!」
  书生回答:「你不必耽心!我知道萧老先生一向慷慨好施,喜欢成人之美,他明白你的孝心,一定会答应的!三天後,你不要出去,我邀他来!」
  何孝子哭著致谢:「先生所说的话如果应验了,我没齿难忘您的大德!」
  书生再度安慰他,而後就寝。
  天还没有亮,书生醒来,发现何孝子不知道跑到那里去。等到早晨起床後,看见何孝子端著碗,从外面进来。询问之後,才明白:何老母想吃汤圆,何孝子四更入城买汤圆回来,往返走了二十里。书生听了更加赞叹佩服。
  书生回到萧家後,把经过告诉萧老先生。萧老先生很高兴地说:「这是神叫我们这麽做的!既已经找到人,我那敢吝啬呢?」
  隔了三天,萧老先生和书生拿著土地的所有权状(地契或地券)一齐赶往何家。才到门口,听到何氏夫妇哭得非常伤心。萧老先生和书生大吃一惊,入内询问,才知道:何老夫人在书生离开後,突然得了重病,药石无效,竟然在翌日晚上暴毙。
  何孝子看见客人来,以头叩地大哭一场。萧老先生怜悯他,出钱帮助他买棺木和安葬,拿出那块地契送给何孝子。书生为他选择日期和安葬事宜,安葬费用都由书生负担。
  安葬完毕後,何氏夫妇一齐来致谢,请求萧老先生让他俩在萧家做佣工以偿还那块土地的价值。萧老先生惊讶地说:「你的孝诚感动上苍,得到神明的庇佑,我那敢贪天的功呢?」并且把从前发生的那段事情告诉何孝子,对他说:「你是一位孝子,我想跟你做朋友,都不一定如愿以偿,那里敢叫你委屈做我家的佣人呢?我看我们家有许多空房间,如果你不嫌弃,何不携带家眷来这里与我们住在一起,你大可不必担心生活问题!」
  何孝子向萧老先生致谢,推辞不敢当。萧老先生坚持地邀请他,何氏夫妇於是就留在萧家,为萧家管理出纳的总务。
  经过一个多月,萧老先生告诉书生说:「起初神明答应我,帮助何孝子安葬双亲後,另外给我一块吉地,现在这句话应当灵验了,你何不去找找看呢?」
  书生回答:「我不是*看风水谋生,如果不是因为你老人家的事尚未办完,我怎麽会住在异乡这麽久呢?神明已经答应您,我想一定可以找到一处好的风水,目前我尚未发现中意的,希望您再等一段时日!」
  从此以後,书生每天到田野山谷间,去寻访地气凝结的穴和山的龙脉。找了一个多月,毫无所获,身体和精神十分疲惫。
  有一天,他路过何老夫人的坟墓,徘徊远眺,忽然看见数丈外,隐隐约约又出现龙脉。书生寻迹前往,果然得到真龙,原来它是跟何老夫人的墓同源并发。书生再三仔细观察,发现这块地的尊贵虽然稍逊一些,可是财富可达百万。於是书生就禀告萧老先生去购买这块地,为他择日下葬。
  事情完毕後,萧老先生以一千两银子酬谢书生。书生坚决婉拒地说:「我从前对您说过:我不是*看风水谋生的。希望您留下这笔款子救济贫困!」
  萧老先生不得已,摆设筵席为书生饯行,何氏夫妇也来叩头哭著致谢。
  书生回乡後,立即考中进士。萧老先生埋葬双亲後,日运昌隆,富甲一方。不久,他的儿子也考中进士,当了翰林,後来做到方伯(古代一州之长,称为方伯。东汉以後,称刺史为方伯。唐朝的采访使、观察使,明朝和清朝的布政使,也称方伯,可以说是一个行政区域的首长)。
  何孝子的孙子何文安公(凌汉),乙丑年考取探花,做了大宗伯(礼部尚书),成为当代的理学名臣。公子绍基,乙未年考取解元,当上翰林,做了数次学院的主考官。
  萧何这两家的富贵,传到今天依然不断绝。
  坐花主人汪道鼎先生说:「孝是五常之首,百行的根源。当何孝子在当佣工和酒保中打杂时,没有奇特的才能与特殊的气节,动人听闻,而天地庇佑他,鬼神尊敬他,终於使门庭光大,子孙昌隆。孝德的感应,这麽地神奇而且迅速!那位书生尚义而忘利,萧老先生敦厚而乐善,他们都蒙受许多福报,不是很恰当吗?」(译自《坐花志果》第一至第七页)
 
谦以让人,配好风水

  林观是福建莆田人。
  他遇到异人指点他一块风水绝佳的土地。那位异人说:「这块土地非常好,但是不知道你的福是否配得上它!」
  林观说:「我的德行很差,献这块土地与我宗族里的人共同分享,族里很多人,或许会有一位有福德的人!」
  异人回答:「即此一念,便知你的福德非常厚!」
  於是,林观便取族里二十几口棺木,与双亲一起葬在这块土地。
  後来他生了儿子元美,中了进士。孙子林翰,曾孙林廷和林廷机,以及玄孙林,三代出了四位尚书。
  异人只提到福,林观便谈及德。於是异人才同时说出「福德」这两个字。如果能够体会福德两个字合起来和分开的意思,就明白一半以上了。(《德育古监》第一五○页)
 
先积厚德,遇白兔坟

  皇帝的教师杨少荣,是福建省建宁人。
  他的祖先累世都以操渡船为生。有一次,下雨很久,溪水高涨,横流冲毁百姓的住宅,溺水的人顺著河流而漂下。其他船夫都捞取货物,杨少荣的曾祖父和祖父只有救人,对於财货一无所取。同乡的人都笑他愚蠢。(因为救人不但没赚钱,而且可能还要供他们吃住。)
  等到杨少荣的父亲出生,家境已经逐渐宽裕。有一位道者告诉他:「你祖父有阴德,子孙应当显贵,应该埋葬在某某地方!」於是杨家就把先人的遗体安葬在那里,这块地穴就是现在的白兔坟!
  後来生了少荣,弱冠登第,位至三公(相当於现在的首相),加封曾祖父、祖父和父亲为一品官,子孙贵盛,到了现在还有许多贤人。(《感应类钞》第九十二页)
 
将好风水,捐给学堂

  范仲淹,字希文。他小时候,父亲就过世,家境非常贫穷。每天吃一小块粥,勤奋刻苦读书,以天下为己任。他时常以「读书人应当先天下之忧而忧,後天下之乐而乐」来勉励自己。
  有一天,他问一位算命先生:「我将来可以当宰相吗?」
  算命先生回答:「不行!」
  范仲淹再问:「我能不能成为名医?」
  算命先生惊讶地说:「你刚才理想那麽高,为什麽一下子降低这麽多呢?」
  范仲淹回答:「只有宰相和名医可以救人!」
  算命先生称赞他说:「你有这种仁心,真是当宰相人才!」
  後来,范仲淹考上进士,做了「秘阁校理」。他博通六经,许多学者都来请教他,他为他们讲解不倦。
  他拿出自己的薪俸来请四方游士吃饭。儿子们有时没衣服,便穿著游士的衣裳外出,范仲淹也觉得颇自在。
  不久,他当了「右司谏」,遇到旱灾和蝗虫害,奏请皇上派遣特使调查救济。他禀告皇上说:「假如宫中半日没有吃,会怎麽样呢?」
  宋仁宗产生恻隐之心,命令范仲淹去安抚江淮的灾民。每到一个地方,就搬出仓库的粮食救济灾民。
  他奏请皇上除去政治上十几种弊端,後来做了「参知政事」(为宰相副职,简称「参政」)。敌军侵犯边陲,他自己请求亲赴边疆。麟州发生寇匪,许多人请他不要去,他为了修筑旧寨,招服流亡的人,免除他们的租税,并且把酒的专卖权开放给人民经营,河外从此便恢复安宁。
  他生性好施,凡是贫穷的亲戚或没亲戚关系的贤者,他都施舍。当他刚显赫时,他想照顾亲族,力不从心者长达二十年。从西陲挂帅到参大政後,他常在故乡买千亩良田,号称「义田」,以帮助族人,达到每天有饭吃,每岁有新衣,婚娶凶丧有补助的理想。他从族里选择一位年老而贤能的人,主持计划和出纳。
  有一天,他得到钱氏南园,想要搬去居住。听到风水先生告诉他:「住在那里,子孙会出公侯卿相!」
  范仲淹回答:「只有我们一家人独享富贵,不如附近的人都能在这里受教育。得到富贵的人,岂不是更多吗?」
  於是,他就把那块地捐献出来兴建学校。(注)
  他与富郑公(即富弼)共同管理朝政时,看见监司簿有不才的官员,他便一笔勾消(撤职或资遣)。宰相富弼说:「一笔勾消很容易,但恐怕被撤职或资遣者一家人会伤心?」范仲淹回答:「让一家人伤心总比让一路的人伤心好吧!」他处理这件事情非常得体,不会以小惠为仁。
  他逝世後,皇上号「文正」,并追封他「魏国公」。他的儿子纯仁也当宰相,纯佑、纯礼和纯粹都是有名的卿侍。(《德育古监》第五十九页)
  (注)范文正公曾经认为:命、运、风水、阴德、学问,这五大要素影响人的一生。由此可知他本人也深信风水是确有其事。平常人煞费苦心、千方百计去求得风水吉宅,范文正公竟然把它捐献给学堂。如果他不相信风水,那麽捐出南园还情有可说。他明明相信风水,又能把好的风水献给大众使用,这是多麽难能可贵与高尚啊!
葬以安亲,孝思为重

  宋徽宗大观初年(西元一一○七年),罗巩就读於太学,曾向神祈祷自己的前程。梦到神告诉他:「令尊和令慈逝世很久了,你不安葬他们,已经得罪阴间的官吏,希望你赶紧回家,不必再问自己的前程!」
  罗巩抗议说:「我尚有兄长,为什麽惟独我有罪呢?」
  神回答:「因为你是读书人明白礼义,令兄才学平庸不足责怪!」
  那一年,罗巩果然逝世。
  (评)葬就是藏放的意思,骨肉得所藏则平安。我曾见世俗有兄弟数人,迷惑於各房风水的理论,以致相互阻挠,拖延岁月,甚至看见子孙苟且丢弃而後才作罢。
  葬是让父母得到平安,父母安则他所生的子女都会平安。青龙白虎、明堂分管的理论,我考查古代的葬经,并没有这种说法。如果一方偏枯太厉害,则此处风吹水走,也绝非吉地。对某一房不利,别房又怎能得到利益呢?
  我希望安葬双亲的人,只一心以安父母为主,则下葬自然容易而且快速。阴地不如心地好,如果我们能尽孝心,又何必担心子孙不会显贵和昌隆呢?但对於吝惜钱财和花费的人,随便草率地处理双亲的遗体,妄假速葬的藉口,而轻率地把父母的遗体丢弃在水泉和蚁穴之中,这乃是更加不孝,这又不可同日而语了!(《德育古监》第十四页)
 
乐善好施,乃获吉地

  苏洵、苏轼和苏辙是宋朝文坛的三位巨匠。相传他们文章会那麽出名,跟苏轼(东坡居士)曾祖母坟墓的风水有关。
  苏东坡的祖父端正道人,乐善好施。曾经有一位异人,接受他许多恩惠。那位异人因此告诉端正道人说:「你对我这麽好,我无法报答,我有两个穴地,一个会致富,一个会尊贵,希望你选择一个穴!」
  端正道人回答:「我希望子孙读书,而不愿他们有钱!」
  於是,那位异人便邀他去眉山,指示穴地後,叫他拿著一盏灯,在穴地上点燃,虽然有风,灯火仍不会熄灭。端正道人便把自己母亲的遗体下葬在那块地。
  端正道人生了苏洵,苏洵又生了苏轼和苏辙,文章名震天下。
  苏洵遇到大家饥荒或收成欠佳时,便卖田地来救济乡里的灾民。等到稻谷成熟,别人要偿还时,他却坚辞不接受。甚至,家产弄光了好几次,仍然毫不後悔。他的儿子苏轼和苏辙,後来却成为一代名儒。(译自《因果报应之理论与事实》第二七二页)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9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